深圳电子烟小镇面临洗牌

原创 www.jz160.com  2019-12-12 23:34 

深圳电子烟小镇:减量、裁员背后的大洗牌。北京,十一月。小雪初下,气温骤降。对于所有电子烟行业从业者来说,此刻的心情就像这个天气一样,深冬未至而寒意已浓。

“整个朋友圈一篇哀嚎!”从业者李默这样评价当前电子烟行业所面临的境遇。

而让李默们所不知道的是,远在2200多公里之外深圳沙井区,这个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制造集散中枢,对这个“冬天”的到来则感受更为直接和深刻。

深圳,在一家名叫康尔工厂门口,陆陆续续出来了四五个年轻人,当听到要去能否去康尔面试之后,一位叫陈林的年轻人说:“这家工厂已经不招人了,今天已经走了20多个了,这还光是我们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的。”

康尔是深圳塘尾地区曾经比较有名的电子烟工厂,在鼎盛时期,康尔不仅做电子烟的代工,还拥有自己的独立品牌。经历了电子烟的红利时期后,如今的康尔虽然走向没落,但在电子烟禁令出台前,他们的日子似乎还过得下去。

11月1日,国家烟草专卖局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》。通告明确规定,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,且明确要求电子烟相关企业关闭互联网销售渠道,电商平台上的电子烟商铺和产品下架。

《通告》出台之后,对于电子烟代工厂的影响是巨大的。康尔附近的便利店老板表示:“禁烟政策出来后,康尔的订单量都减少了一大半,裁员了一半人。”康尔的现状只是深圳沙井区电子烟代工厂的一个缩影,这里十几平方公里的街区有600家电子烟生产商,生产全球90%电子烟,此刻大多数工厂要面对着转型、倒闭的窘境。

“这个行业要凉了”

刚到达沙井,不少摩的司机热情地凑过来,一提起电子烟工厂,“这附近电子烟工厂有很多,你要去哪一家?”摩的司机张师傅问。在张师傅的带领下,来到了位于深圳塘尾的沙福路,走在路上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,路旁的小河已经浑浊,河里除了垃圾就是工厂排放的污染物。一眼望去,路的两边隐藏着大大小小的工厂,隐隐约约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,在这些工厂之中,不乏电子烟代工厂。

  “感觉这个行业要凉了,我现在的产品做出来了也不知道后面怎么办?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电子烟从业者王非无奈的说。今年年初,从业了七八年的王非,在看到电子烟的红利后,离开了原来的公司,和朋友合伙做了一个电子烟品牌。在准备了大半年,产品终于进入了生产环节,可还没等产品出来,电子烟禁令便来了,对于她来说,接下来要怎么办,还未可知,只能等产品先做出来。

“给我做产品的代工厂虽然不大,但工人都走了许多,很影响工期。”王非说。对于这些电子烟代工厂来说,头部的面临着只是订单减少而已,对于更多的小型代工厂来说,可能要面临着倒闭、转型。

康尔就是最典型的例子,据王非回忆,康尔之前一直在做电子烟,主要发展海外市场,2014年的时候,康尔还做了自己的电子烟品牌,可好景不长,之后诸多原因,整个工厂开始下滑,现在只能做电子烟的代工。如今在电子烟禁令下,这家老牌电子烟工厂前景堪忧。门口的保安表示,这个月已经没有订单了,下个月有可能会有。

来自广西的张阳正是这批从康尔离职的员工,因为电子烟工厂相比于其它工厂比较轻松,今年9月份他来到康尔,刚开始订单很多,后来他发现订单慢慢变少,直至11月份之后,工厂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走了。直到工厂没订单了,他选择回老家。失业的同时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在这找到了女朋友,准备回老家结婚,这对于已经28岁的他来说,在老家已经是大龄了。

寒潮来了,并不是谁都能阻挡的。据央视财经报道,数据显示,2018年,国内电子烟从业人数超过200万人,年销售总额超337亿元,出口总额接近300亿元。 随着全球电子烟监管趋严,电子烟企业应该有超过50%的裁员的压力,此外,订单下滑的企业超过70%以上,这个对整个电子烟行业是非常大的压力和挑战。

订单骤减、裁员

在塘尾的街区上,很难再发现电子烟工厂招聘的信息。据小卖部老板介绍,几个月前,这附近还有很多电子烟工厂在招聘。

走访了三条街,财经网才看到一家名叫合元集团的工厂招聘电子烟工人。负责招聘的李强告诉财经网:“现在大部分工厂已经不招人了,这条街道就我们在招人,在禁 烟之前,我们沙井那边的分厂一天能招200个人,现在不行了,分厂已经不招人了。”

据悉,合元集团成立于2004年,主要生产电子烟,电子雪茄、电子烟和电子雾化器。李强表示,招聘的人只要没有纹身就可以,这里的工人都是按小时计费,一小时大概14元左右。“以前加班很多,晚上经常加班到10点以后,现在禁烟之后,加班很少了,所以你赚的也会更少。”李强说,这里的工人以前工资基本在五六千,因为订单减少,现在每个月很多人只会拿到两千元的底薪,生活都很困难。

大工厂还在招人,小工厂已经寸步难行。王非告诉财经网,整个沙井地区藏着大大小小几百家电子烟代工厂,除了头部有实力的,小的电子烟代工厂已经死了一大批了。线上渠道被砍之后,这对于沙井的小电子烟代工厂来说,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,要么死,要么转型。

陈林表示,国内禁烟之后,合元集团生产的电子烟也只能销往海外了。像合元集团这种从一开始就做电子烟代工的厂子来说,转型的代价未免太大,如今只能将重心放在海外。

“这就是一个五金加工行业”

电子烟的出现,让沙井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地,数据显示,沙井、松岗、福永等地已成为世界电子烟产业基地,为全球市场生产了90%以上的电子烟。据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截止到去年8月的统计显示,国内678家电子烟厂家中,深圳占了86.7%。

电子烟行业的低门槛,高利润让更多的代工厂加入到这个行业。在“电子烟的设备大多数用铝镁合金或者铝镉合金,成本在60块钱左右,陶瓷芯在20块钱左右,但市场价格基本在两三百。”业内人士告诉财经网。

与传统代工厂不同的是,电子烟代工厂在行业地位偏高,大的工厂掌握着电子烟的核心技术,所以多个品牌会来自一家工厂。铂德电子烟合伙人方辉曾告诉财经网,“目前电子烟行业作为风口已经过去,但电子烟产品良莠不齐。在传统行业中,代工厂的地位偏低,但在电子烟行业,代工厂比较强势,多个不同品牌的产品都来自同一家工厂,甚至是同一条生产线,包括雾化芯的设计制造、烟油的采购都是从一个或几个厂家采购。核心技术主要掌握在代工厂手里。”

除了高利润摆在面前,技术壁垒相对较低。“说白了,这就是一个五金加工行业,并没有太多的技术壁垒。”王非告诉财经网,正因为如此这个行业才鱼龙混杂。因为其没有太多技术门槛,导致别的行业的从业者大量涌入,他们以代工厂的模式,对于品牌进行代工,进行价格竞争。对于厂商来说,这无疑是对品牌造成了伤害。原本厂商设定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经过计算得出最终的市场价格,正因为这种价格竞争行为,扰乱了这个市场。

这种情况下,抄袭成了这个行业普遍现象。“只要你拿到别的品牌的图纸,让这些代工厂看一眼,他都能给你复制出来。”王非说。

除了抄袭之外,安全问题依然存疑。8月29日,清华大学公共健康与技术监管研究课题组的一项研究显示,在2019年《全球烟草流行报告》中指出,相比于传统香烟,电子烟产生的危害更小,如果固定吸烟者能够使用得到良好管制的电子烟代替香烟,收到的毒性影响可能会较小,但并非无害。

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“现在的烟油的标签上基本是英文,消费者哪知道它的配料是什么?”有一些小作坊生产的烟油标签上甚至会出现拼音,对于厂商来说,前期的研发费用、品牌推广费用等于扔进水里,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。

面对电子烟安全问题的争议,各国的态度也不一样。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数据,截至10月29日,已接到1888起因使用液态电子烟而导致肺部损伤的病例,导致至少39人死亡。

就在今年10月,韩国也发生一例疑似因使用电子烟而引起肺部疾病的病例,引发全社会对电子烟危害的忧虑。

目前韩国政府建议停吸液态电子烟,大部分商店已停售。美国方面,从2018年5月开始,电子烟油等相关产品已经成为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监督对象。

未来何处?

“行业需要加速洗牌,这样才能淘汰掉一大批不合格的电子烟企业。”王非表示,现在需要淘汰掉一大批代工厂,这些小工厂不仅管理有问题,技术也有很大的问题,做出来的产品不是漏油、就是电池问题,来来回回折腾好多遍,这个行业需要引进更多的人才,更需要合规化。

国家烟草专卖局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11月1日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》,要求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,敦促电商平台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下架。

11月7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、中宣部、教育部、市场监管总局、广电总局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控烟工作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再次强调全面开展电子烟危害的宣传和规范管理,警示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,尤其是通过互联网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。

“禁令一出,朋友圈一片哀嚎,供应商想甩货,工厂单量骤减,也不知道怎么办!”王非无奈说到。但从目前来看,监管依旧会趋严,线上渠道被封之后,只能去做线下渠道。目前北京的各大商场已经开始陆续有各个品牌的电子烟出现,在北京的国瑞购物中心、建外SOHO等商场出现雪加SNOWPLUS的线下店。爱琴海则开始布置小野电子烟的线下店。

但对于对于许多没有线下渠道资源的小企业来说,在电子烟线上销售被禁后,其存活下来的概率已然渺茫,只能果断退出市场,及时止损或转型才是最佳选择。

除了线下渠道之外,外销成为了更好的渠道。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,中国是电子烟最大的生产国,占世界电子烟总产量的90%以上。但是国内的生产主要有83.7%销往欧美市场,而国内销售占比仅有6%。

这种情况下,在线下成本过高的情况下,销往海外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,前文中提到的合元集团,从2004年开始一直从事电子烟的生产,转型对于他们来说代价太大,销往海外则成为他们的主要渠道,陈林也印证了这一点。

监管过后,整个电子烟行业面临洗牌重组,对于沙井的代工厂也是如此,头部将会收割市场,小作坊将会被淘汰。谈到未来,王非时不时看看手机,嘴里蹦出一句,“现在谁都没想好,只能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jz160.com/12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www.jz160.com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电子烟广告位
电子烟广告位

评论已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