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烟故事:揭秘成都电子烟江湖的神秘大佬

原创 www.jz160.com  2019-12-17 12:25 

深圳电子烟资讯网报道:11月“禁烟令”之后,国内电子烟市场忽然陷入混乱与恐慌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计较与打算,今天,我们先将视线放到成都,和成都电子烟界的资深玩家大飞哥聊一聊。

“人们说我这儿是成都电子烟的黄埔军校,因为现在成都的实体店,上半数的人都是从我手下出去的,说是我们培养了成都市场。”

如今,在成都339电视塔附近,我们还能找到大飞哥的一家店,店面非常不起眼,如果不留心,根本不会注意到。

当人们逐渐注意到电子烟这个市场时,资本就开始大量地流入,人人都想来分一杯羹,然而在成都,说起电子烟,人们还是会选择到大飞哥那里去。

可无论外界如何评价,都不能掩盖大飞哥关掉大部分门店、俱乐部,只剩两家小店的现状。

没有人能够想到今日低调的大飞哥,曾经将俱乐部开到了成都桐梓林这样的富人区。陆续关门的俱乐部,仿佛在告诉人们:电子烟行业不景气了。

1都想赚快钱

“电子烟戒烟是谎言”“电子烟是暴利行业”“电子烟致死”“电子烟违法”

……

总之,关于电子烟的信息,在国内,似乎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,哪怕是不抽烟的人,在新闻上,也会瞄一眼关于电子烟禁令的讯息。

在资本的疯狂涌入以及社会舆论的加压下,有出处无出处的言论甚至结论像狂潮席卷全网。

曾经低调着“闷声发大财”的电子烟从业者,身份忽然敏感起来了。但我们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是,电子烟已经形成了大产业,且90%为出口。目前,整个行业面临大规模的裁员压力,这意味着这不仅是行业整顿的问题,而且关涉就业及民生。

而在“禁烟令”发布前不久,整个电子烟行业还处于一路高歌猛进的融资状态。

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在内行里,有人痴迷于DIY,自己绕出精美的花丝;有人追求大烟雾,甚至举办大烟雾比赛;有人追求花式烟雾;也有人追求自己调配各种味道。

大约是2013年底左右,大飞哥在网上买了一套非常古老的大烟设备,比起现在动则两三百瓦功率的大烟,大飞哥当时入手的“复古套装”只有数十瓦。

“但已经是顶配了。”

“当时买的大烟雾其实烟量很小,可是这东西太新奇了,有可乐味的、红牛味的,抽了就觉得很好玩。”

威普侠是大飞哥2015年创立的品牌,对于威普侠这个商标,大飞哥是有感情的,自打扎根电子烟市场,整个市场的兴衰、起落,他都亲眼见证且参与着。

大飞哥一开始是想打造一个专门玩蒸汽烟的俱乐部,后来便开始做电子烟的快销店,反响均不错。

店开到第七家时,大飞哥开始觉得市场在变了。加入电子烟行业的人太多了,价格战也打得越来越没有底线。

大烟雾盛行之后,是乱价的市场。没钱的开店做个小生意,有钱的请明星代言,与知名ip合作。

“那段时间,感觉是个人都可以卖电子烟一样,搞个铺面就能卖了。”

未成年也是在这种所谓的“潮流”中接触到电子烟的,“酷炫”是他们最大的感受。

大烟雾不比后来的小烟,需要有人教,你才会明白组装及使用的方法,而在大飞哥的俱乐部里,一直都给购买者提供教学、试用等服务。

“他们上手后,很多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网上,因为网上的更便宜,但网上很多产品是通过压缩成本来降价的,比如40块的成本,他采用十多块的材料来做。”

不仅如此,没有得到规范的电子烟市场假货频出,假货+偷工减料的价格战,也导致了整个电子烟市场的混乱。价格一旦混乱,销售的所有秩序都会出现问题,老实做生意的线下商家则受到了重创。

威普侠作为大飞哥自营的电子烟品牌,乍一听不知道什么意思,可稍微有经验的人细看就能猜到,这名字来源于英语单词 vape 。

1983年,《新社会》(New Society)上的一篇文章第一次使用了“vaping”一词,描述了那时尚未问世的蒸汽烟。

但真正让 vape 大出风头的是2014年,莱昂纳多出席金球奖一直在吞云吐雾,似乎毫不顾忌加州长达20年的禁烟令,而事实上他抽的是vape。

同年,vape被收入牛津在线词典。

“以前抽大烟雾时,不好在外面抽,烟雾太大,使得路人会误以为你在吸毒…”

相对于挤入年轻市场的小烟来说,需要技巧和精力的大烟显然圈子要狭窄许多。

“但事实上,不少的大烟雾玩家,现在连电子烟也不抽了。”

“而我自己现在随身带着电子烟(小烟)也是因为习惯了吞云吐雾,而不是习惯了尼古丁,我还抽0尼古丁的产品。”

无论是大烟还是小烟,到了如今的社会,与所有新事物一样,都需要面临一个窘境:有多少人喜欢,就有多少人憎恶。

大烟时代没落,小烟兴起的同时也将这个行业推出了“圈”。

2颜值党的胜利

“他们是冲着颜值来的,我遇到过很多年轻人,第一次买电子烟都是因为觉得某款看着好看,有了这个好看的,当然还会有下一个好看的,这一点在小烟上特别突出。”

据大飞哥说,自己2014年接触到电子烟后,基本没有抽过传统烟草。

大数据见走向,小人物也见兴衰。

2013年,好奇心使得大飞哥去深入了解到了电子烟这个市场,也是这一接触,这位拥有近十年烟龄的传统烟民兼银行职员,从此与电子烟难分难舍。

身边的员工、合伙人来了去,去了来,暗潮涌动的商品市场,眼看他起高楼,又眼看他楼塌了。所以大飞哥这里才有了成都电子烟“黄埔军校”的戏称。

“你即使告诉他们另一款‘略丑’的电子烟质量比他手里拿的那款好,他们多数还是会选择好看的那款。”

颜值对于一款产品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呢,这一点可以拿酒类来举例。

对于啤酒来说,面对异常激烈的精酿市场,酒的味道只是它的基础,完整的品牌包装和运营,好玩、好喝又好看,才是决定某个品牌在市场上能否成功的关键。

一款啤酒会有多款酒标设计,就像潮牌限量版一样受人追捧,甚至有人会集邮似的收集各种不同设计的酒瓶子。

白酒在产品设计上从来都是下大功夫的,白酒从业者号称,酒瓶作为酒的承载体,是酒文化的象征,因此业界定期举行大型酒瓶设计比赛,五粮液、绍兴酒、泸州老窖等酒界大佬届届参加。

对于电子烟来说也是一样的,原理都是那样,口味就那几种,它不像传统香烟那样,不同品牌的每个人抽起来,劲儿还不同。

简单的原理和生产方法使得电子烟品牌如雨后春笋般,层出不穷,为了争夺市场,各大品牌主攻无非“价格”和“外形”两大战场。

整个电子烟市场的价格,可以用“乱价”二字概括,以次充好达到低价销售目的的商家数不胜数,这也使得不少老实做正规品牌的线下商家叫苦不迭。

而电子烟市场上的“颜值”之争,FLOW无外乎开了很好的头,五颜六色的外形,简洁方便的外形,使得很多年轻人成为其忠实粉丝。用一位FLOW代理商的话来说是:“FLOW是第一个将塑料外壳做得如此精致的电子烟。”

对比之下,RELX等的外形就要“商务”太多了,当然,它自有其针对的受众群体,且对于RELX这样的大牌来说,十个抽电子烟的,九个都知道它。

小烟VS大烟的胜利,可以归功于方便携带、更换等多方面的原因,但说到底大部分还是外在的那些事,就像笔记本电脑的流行,即使它比不上同等价位的台式电脑,买笔记本的人的依然占多数。

“从大烟时代开始,大家就会因为造型各异的外在去选择喜欢的产品,这一点即使到了小烟时代也不例外。”

3洪流下的暗潮

在成都,卖电子烟的人不止大飞哥,但能像大飞哥一样在市场中摸爬滚打多年依然存活的却不多。线上销售被禁止,这份巨大的冲击,其实只是开始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看客讨论,烟民警惕,卖烟的更加小心,但也有不少人有着自己的清醒认知和理性判断。

“国家出台这个政策,将线上渠道都停下来,其实等于让90%的电子烟生产商死掉了,因为没有实力的生产商,往往都是出于成本考虑走线上销售渠道,一旦禁令出来,这些没有实力做线下销售的商家就势必会被淘汰。这也意味着能被市场留下来的都是有着大量资金支持的,这是重新洗牌。”

没有理由在风口浪尖去触碰这样一个敏感的市场。同样也没有理由要去放弃关注这样一个“市场缺口”。

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,其实对大环境来说是一件好事。

简单粗暴的来说:正规军进山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剿匪。

拿今年同样火热的区块链来说吧,国家的确开始重视区块链技术了,但是如果就此以为“炒币”可以大行其道,那就实在是太天真。

“但我不焦虑,因为我已经将成本控制得很低了,该关的店我也已经关掉了,而且身边有想开相关店的朋友,我都会劝他们暂时别开。”

电子烟和所有新事物一样,年轻人的接受度要高许多,而且年轻人也不仅仅只是为了抽烟而买,可能就是觉得好玩或好看。

法律会像一个筛子,筛除掉所有不合格的“沙子”,而保留下来的“沙子”就一定是幸运的吗?大浪淘沙,谁最终东流入海,才会是真正的赢家。

对比汽车、飞机、轮船的历史来说,电子烟的历史实在是太短了,如果翻看汽车这些东西的历史,会发现它们在发明之初,受到的非议远不比电子烟小。

“断电”后,CCTV2的《央视财经评论》栏目以《电子烟要“熄火”了?》为题请到了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姜垣、财经评论员万喆对最近电子烟在全球遇冷的局面进行了探讨分析。

节目最后基本算是对行业进行了定调:产业可以发展,但行业自律不能缺失。

而此前美国出现的死亡和肺病案里,已经由控烟专家查明是THC和维生素E导致。

个中意味,不言而喻。

最后,jz160.com想说,对于烟这种本身连包装上都要注明“吸烟有害健康”的产品来说,若论好坏健康,不如不抽烟,当然这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jz160.com/130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www.jz160.com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电子烟广告位
电子烟广告位

评论已关闭!